吾月一省吾身

你还记得当初的梦想吗?

三天前,我突然这么问自己。缘于我去了一次学校,进行毕设答辩。

我突然才意识到,原来我还是个理论意义上的学生。九个月前的今天,我还在这里上学、下课、教室宿舍两点一线;如今,我竟然已经成了工作了九个月满脑子只有工作和代码的准毕业生了。

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。它让人麻木,磨平人的棱角,让人变成一模一样的工业品。仅仅是搬离学校这九个多月,我就已经变得这么世俗。我已经忘了当初在寝室许下的踏遍五大洲的誓言,我甚至发现和室友的微信对话也已经滑到了列表最下方。以前嘲笑工作了的人失去了年轻时的理想和抱负。现在看看自己,真是讽刺。

今早一睁眼,我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消息,是高野君发来的微信,约我今天去滨江公园滑板。高野君是我的同校学长,读的是植物学专业。这真的是个很尴尬的专业。我和高野君在大学时期有过一段合租时光,睡一张床。他是我见过的极为少见的待人真诚做事又努力的上海人。隔着朦胧的睡眼,我艰难而又爽快地回复了一个「OK」。

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。不联系的这一年时间,曾经的小伙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。都是努力奋斗的年轻人。有时候真恨自己的生世,偏偏出生在人口最多的国家,让这么多同样努力优秀的年轻人无法脱颖而出,实现自己的理想。

说到理想,我曾经多想穷游世界,像文章里攻略里的那些人一样,背上包,行万里路,体验不同的人文风情和自然风光,在自己年轻的时候留下一段珍贵的回忆。但和很多人一样,最终不是因为安全就是经费原因,我也成了言语上的巨人,行动上的霍比特人。随着之后参与工作,这事就更别提了。

然而有时候,性格决定命运。90后这一代,没有人愿意一辈子给别人打工。这将近一年的实习生活,搬出了学校,自己租房子,自己采购食材,自己做饭带饭,早9挤地铁,晚8回到家,看点文章继续深造,心血来潮练个琴,做好第二天带的便当,洗个澡上床睡觉。俨然已经是一个正常白领的生活节奏了。这样的日子撑一两周还好,一想到以后每天都要这么过,就陷入了深深的思考。但说直接去创业吧,一个涉世不深的年轻人知识体系全是短板不说,情商心智都不成熟怎么去创业?想到这里,又陷入了深深的思考。

最近看到凯文凯利在预测未来社会趋势中有这么一点,就是将来社会的协作方式将趋于远程工作,越来越多的工作将在互联网上完成,肉体上的连接变得越来越不重要。当时正处于我旅行计划复苏期,看到这段话立刻联想到了我们这个群里特有的 remote 工作方式。我听过一些程序员的故事,自由职业,云游四海,靠写书或者远程工作获得经济来源。这不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嘛!一来得以实现我年轻时代(其实现在也不老[挖鼻],行吧,学生时代)的理想,二来不用给别人打工的同时还能靠自己的技能维持生计。看来很不错嘛!

这个念头我藏了很久。我生怕又是一个隔夜梦,是一个一触就破的泡沫。有一次我在晾衣服的时候,想到如果我走出去了,完成了这个计划,等我回来的时候,指不定还可以靠着这段宝贵经历创业呢!好吧,我也不怕有人抢先做了,我今天就在这里说一说我的这个创业计划,靠谱不靠谱欢迎各位看管指点,我的创业计划就是 —— 为新一代的年轻人提供旅居世界、远程工作的一站式服务。当前,旅居世界是可选项,我们完全可以根据客户需求只提供远程工作的服务,你可以在家陪父母或者带小孩。

我觉得这事行得通的原因有:

  1. 我们姑且相信凯文凯利关于未来社会协作方式的那一条预测正确吧,越来越多的远程工作机会会多起来。又譬如程序圈的代码托管平台、金融行业的证券交易平台等一系列远程协作的基础设施的完善,保证了这种工作方式普及的客观条件。

  2. 就像我前面提到的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想一辈子给别人打工,而创业的游戏显然只有少部分赢家。如果有一种既能为自己而活,又能顺便完成自己的人生理想的工作方式可以选择,何乐而不为呢?

我不知道这个创业计划是不是太幼稚了,或许我没有看到困难的地方,但这也真是我的短处所在,如果你有幸看到这篇文章,可以表达你的看法,如果顺便能提供一些宝贵的建议,那更是再好不过的事了。无论这个创业计划怎样,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踏遍五大洲的计划又被我从历史的尘埃中挖出来并提上日程了。好在,这颗怀着理想的心依旧火热,依旧年轻,依旧热泪盈眶...... 诸位,等着我的游记和视频吧。

上一篇

自己动手实现 Pokemon Go 锁区破解 —— 记一次重签名


下一篇

一些提高开发效率的 Category